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42.CH.01

本章节来自于 [综韩]改编剧本 http://www.zilang.net/245/245892/
    韩婷婷这次穿越成了韩国爱情电影《狼族少年》里的一个路人。

    老套路。华裔,同名同姓,她又做回了韩婷婷。虽然脸和社会身份全不是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穿越事故令她心有余悸,因此她这次穿越过来,做的第一件事是抱着自己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大口,都快能品尝到自己血液里的钙铁锌硒了……

    《狼族少年》是韩婷婷有生之年看哭的爱情电影之一,电影里一共没有几个男性角色,系统没有公布任务之前,韩婷婷就想到她这次的目标会是金哲秀了。

    不,准确说,他暂时还可能不是金哲秀。

    韩婷婷对电影开始的时间不是很清楚,所以这时候剧情发展到了哪一步,无从得知。她这一世的身份是个银行职员,工薪过得去,但原身生活奢侈,主要还是靠父母给的零花钱过日子。

    韩婷婷对金融行业没什么兴趣,她考虑了两天辞掉了工作,给原身父母留下简讯之后,就带上自己全部的家财自驾前往江原道华川郡。

    开车花了半天,找到金纯伊的住所花了两天。见到电影里的场景时,韩婷婷差点有了热泪盈眶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早前问过系统选择令她游历时空的原因,现在她自己又给这个原因加上一条。

    这些世界都是片面的电视剧世界,主线以外她不止不了解,也不信任。她总会不由自主被主角们吸引。就像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。在未知和已知之间,她几乎每一次都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这一点,正中了系统的下怀。

    驱车来到村子是日落时分。她穿着首尔的时髦服装,从一片金黄的农庄下车。韩婷婷拿着原身小得只能用来装几张银、行、卡的钱包,十足就是个闯入村庄的异乡人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城市气息,和这里宁静安逸的气氛很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韩婷婷摘下墨镜,把它挂在自己的外套口袋上,一步一步小心地走到金纯伊的院子里。再穿过院子,走到她们家的大门前,她笃笃敲着门。

    “请问,有人在吗?”

    她打听过了,这是金纯伊一家人搬来的第一个礼拜,她们应该已经听说过房子前一位租客饲养狼群做实验的事迹。韩婷婷不确定金哲秀是不是已经出现在了女主一家人面前,她的打算很简单,想要在金纯伊和金哲秀亲近之前把哲秀带走。

    她很早就清楚自己是个普通人,有不少的私心。这次也一样。影片中,哲秀和纯伊的相处很温馨,但电影的结局如鲠在喉,令她无数次想要给编剧寄刀片。她可以假惺惺地撮合男女主,让他们避开彼此分离的命运,但韩婷婷很清楚,自己会来到这里,是因为金哲秀,而不是金纯伊。

    她是为自己的私心而来的,她也只听从自己的本心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你是谁——”

    韩婷婷敲响了金纯伊的家门,回应她的声音却来自身后。韩婷婷转过身,一只手挡住晃住自己眼睛的夕阳。她向女主一家人走过去,说着“你们好”,一边送上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是韩婷婷。我特地来到这里,是想要……租下这栋房子。不止付给你双倍的租金,还会帮你们找到新的房子。直到你们想要离开为止,我会为你们支付房租的。”

    金纯伊的母亲刘玉熙原本就要伸出手,缩回去在自己的裤子口袋上蹭了蹭,她看了一眼金纯伊,面露为难说道,“很抱歉,我是为了女儿养病搬到这里来的,才来没多久……你是不是找错人了?”天上哪有这样的大馅饼,这个房子还是她们忍着丈夫原本生意伙伴儿子的死缠烂打找到的。

    韩婷婷出的条件足够让人失去理智,前提是,对方相信韩婷婷会如实履行自己许诺的所有条件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要他们一家搬走啊?刘玉熙的眼里满满写着不解。要得到别人的信任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,韩婷婷知道自己是激进了。这是她能想出最干脆的方法,在主角一家人面前却行不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可以借住吗?”韩婷婷决定以退为进。她是个诚实守信的好公民,等他们认识到这一点,交易应该可以继续了。

    韩婷婷不是没有计划过找到金哲秀就把他悄悄带走,但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,他在这里学习成长会比在其他任何地方获得更多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善良的刘玉熙没有拒绝她。女主最初对金哲秀完全没有好感时,也是这位母亲给了金哲秀食物,放任他走进了自己的家门,又接受他成为了自己的家人。韩婷婷看电影时最喜欢这个角色。韩婷婷用丰厚的条件来换取房子的租赁权,可以说是想要偷偷独占金哲秀所付出的代价,也可以说,她确实想要在经济上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住在别墅的第一夜,韩婷婷就大半夜打着电筒,在仓库里转悠。她想要尽快找到金哲秀,但进展并不顺利。她的眼力并没有准确到可以在仓库里发现金哲秀生存过的蛛丝马迹。将近两小时,韩婷婷失望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她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,韩婷婷惊出了一身冷汗。听声音她认出来那就是女主金纯伊,但她的心突突跳着,就是镇定不下来。凡是重要点的角色,都有神出鬼没的技能,简直不讲道理!

    金纯伊很不友善地看着她。韩婷婷承认自己方方面面都表现得不太像一个标准的好人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吓了我一跳。”韩婷婷拍了拍心口,看着金纯伊的眼睛认真解释,“白天我不是和你母亲说,一定要租下这里吗?这里对我很重要,我要在这里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体弱多病的人往往会比一般人敏感,韩婷婷在金纯伊面前选择了坦诚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些条件都是真的?”金纯伊问她。

    韩婷婷笑了笑,“我确实急切了一些,只想让事情快点结束。”

    金纯伊点点头,没接她的话就走了。谁让她在这家人眼里还像个别有用心的坏人呢?韩婷婷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金纯伊刚走没一会儿,韩婷婷就听到了仓库旁边的草垛里有一股奇怪的声响。屏住呼吸又听了一会儿,她肯定,哲秀已经出现了。

    女主第一次和哲秀见面,被误伤了,韩婷婷不知道她这个蹦哒出来扰乱了剧情的人会得到什么待遇。

    现在的哲秀还没有融入人类生活,他就是狼。

    贸贸然接近一匹狼,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何况这是令她视觉受碍的夜晚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没有恶意。”韩婷婷对着他大致所在的方位喊了一声,就小跑着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狼和人类一样,是杂食的。从自己的背包里找了点狼可以吃的素食,韩婷婷轻手轻脚关上了房门,又迈着不长的腿跑回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晃着手里的包装袋,塑料袋互相磨蹭,在静谧无声的夜晚听来有些刺耳。她确定金哲秀会留意到这个动静,蹲下来开始拆食物包装,仔细到将食物包装袋叠好塞进自己口袋,免得金哲秀狼吞虎咽把包装纸一起给咽了。

    她做了自己能做的,就不知道金哲秀会不会放心地用她准备好的食物了。

    怀着心事入睡,醒得就比平时更早一些。韩婷婷揉着眼睛到院子里检查昨晚那堆食物,没吃完的渣子散了一地。她铺在地上摆放食物的毛巾碎成了布条。

    喂养一只狼,危险性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她蹲下来沉默地收拾这只贪吃鬼造成的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呼哧呼哧。她听见有人弓着身子从草垛里走出来。他的步子很轻,为了捕捉猎物,狼自然不能打草惊蛇。只不过他的呼吸声出卖了他的方位。

    这么鬼鬼祟祟,是要袭击她?

    哎……昨天给他准备的食物都吃到狗肚子里了嘛?

    韩婷婷双手插在口袋里,不大高兴地转过身来。金哲秀四肢着地,头发好像触了电,根根竖起。

    呼哧呼哧。他往外喘着粗气,一步一步往她靠近。韩婷婷原本很期待见到他,真和未经驯化的金哲秀相处,就觉得自己是叶公好龙,快要被吓破胆子了。

    金哲秀拔腿儿向她跑过来,韩婷婷一声救命被吓得哽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金哲秀的舌头比一般人长了很多,他趴在她身上嗅了嗅,舔了舔她的手,然后脏兮兮的脸就放到韩婷婷面前。

    韩婷婷从他亮到可以当电灯的眼睛里看出两个字——“我饿”。

    韩婷婷:我怕。

    被一个好久没洗澡、口喷热气、狼嘶声不断的少年推倒在地,韩婷婷发觉自己的胆量远没有她想的那么大……她吓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下去……我去给你找吃的。”她差点就忘了金哲秀是听得懂人类语言的,过了好久才想起来和金哲秀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韩婷婷抱着一篮子煮马铃薯过来,放到金哲秀脚边。他昨天才吃过食物,所以没有饿到扑上去就狼吞虎咽,而是小心地闻了好久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韩婷婷的心绷了这么久,到这一刻才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金哲秀在她身边用野兽的方法进食,她就拧着眉头在他的身边思考。

    一定要用训练宠物的方法来教会他适应人类生活吗?

    要是他觉得做一只狼要比人类更自由更幸福呢?

    韩婷婷拍了拍自己的脸,暗道自己是被金哲秀给吓傻了,什么有的没的都开始乱琢磨了。

    金哲秀在吃饭,她伸手抚了抚他弓着的后背,他第一反应是身体僵硬,但还是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看着吃饱喝足的金哲秀,韩婷婷又开始犯头疼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哲秀该洗澡了……可她该怎么给一个人身狼心的男人洗澡?一边洗一边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?还是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是个盲人?[网王]当仙人掌开出鸢尾花

    最后……韩婷婷拿着水管把金哲秀给喷了个透心凉。她走到金哲秀身边,他仰起脖子打着颤,抖着身上湿哒哒的水渍。韩婷婷被蹦了一脸的水珠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天真淳朴,什么都不懂,韩婷婷真会以为他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本来是她一个人借住,这下多了个大男孩在身边,金纯伊一家都是女孩,韩婷婷没好意思不经主人同意就把他往人家屋里领。给哲秀准备了衣服,就带着他回了仓库那里换。

    哲秀待在小黑屋里,韩婷婷百度好了图片,让哲秀自己看着照片研究怎么把那些衣服穿上身。过了一会儿,她跑进去验收成果。

    他穿得不怎么舒坦,但确实一件件都穿好了。韩婷婷还没为他的学习能力感到赞叹,一回头从旁边的桌子上拎起一条小灰布来。

    啊……这个人,什么都穿了,就是没穿胖次。韩婷婷还不得不承认,这是她的疏忽。找了几张泳装男模的照片,韩婷婷指指人家小腹及以下的位子,尊尊教导起来,“看到了吧,就这样穿。穿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韩婷婷又进去。整个人差点没左脚绊右脚,在地上摔得晕过去。

    债见!这家伙胖次外穿的!你又不是超人!

    晓得哲秀就像个孩子,韩婷婷不能和他计较,平复了一下心情,还是得耐心和他解释。韩婷婷说,“不是这样的,你先把裤子脱掉,把它穿好,再把裤子穿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又说又做动作,生怕哲秀不能会意。退出房间,她突然想起来……哲秀平时也不是果体的,为什么穿个衣服还需要特别指导?

    给哲秀擦干了头发,韩婷婷拎着剪子给他剪指甲。

    照顾孩子不过是这样了。起先他还左顾右盼,上蹿下跳看她在做什么,后来就弯着头坐那儿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啦,起来吧……”韩婷婷摇了他半天,都没见他有什么动静。找到张毛毯给他垫在身后,韩婷婷就让他躺在毛毯上睡觉了。韩婷婷不放心,就拿着本书躺在他身边看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整个白天,韩婷婷厚着脸皮接着留宿。至于哲秀,她说成是自己一位智力有碍的朋友。不怎么好解释这位朋友是怎么冒出来的,好在刘玉熙也没有细问。

    哲秀是刘玉熙打算起给自家男孩的名字,但一直没有机会用上,她很惊讶会遇上“哲秀”。刘玉熙感慨的那会儿,韩婷婷就低着头。哲秀,这个名字,本来就该是由刘玉熙起的,她预知了剧情,一下就喊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金纯伊,她旁观了韩婷婷围着金哲秀忙得不可开交,信了韩婷婷说的是为了找人来的这里。这样迟钝的朋友,确实需要有一间宽敞的房子来安置。

    借居的第二天,韩婷婷有幸见到了剧里唯一的反派人物,片中骚、扰女主的智泰。

    她原本在院子里教金哲秀拿筷子,眼看着有个穿着骚包走起路来牛气冲天的小子进了别墅。她把配角的脸忘得差不多,见到以后就想起来了。韩婷婷顾不上哲秀就跑了过去,智泰没有关门,她正来得及跑过去阻挡这位对金纯伊的无礼行为。

    “好差劲啊,对女孩子动手动脚什么的。”韩婷婷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人的“喜欢”,大概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认领。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金纯伊,从来没有尊重过她,好像做他的妻子是什么无上光荣。后来想要杀掉金哲秀,因为金纯伊保护了金哲秀,就对着金纯伊拳打脚踢。韩婷婷真是正眼都不想瞧他。

    韩婷婷一板一眼说道,“私闯民宅是违法行为,我已经告诉你了,请不要知法犯法。还有……刚刚你对金纯伊做的……嗯,性、骚、扰我已经拍照存证了。”

    智泰冷笑一声,眼神黏在金纯伊身上,有韩婷婷出头,她这会儿就躲在韩婷婷身后。智泰说,“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个多管闲事的律师?这是我们家的房子,我过来有什么不对?我骚、扰她?她以后要嫁给我的,我来找她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韩婷婷一个巴掌差点撂过去了,不过估量了彼此的武力值,韩婷婷很确定,她的小胳膊小腿儿只能文辩不能武斗。智泰是讲不通道理的人,心眼小报复心又强。

    “长这么大我也没见过哪个男人对自己未婚妻是这种态度。”韩婷婷还是逞了口舌之快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!是哪里冒出过来的!”智泰不耐烦地抬了抬手,一言不合好像要和她干架一样。韩婷婷往后退了一步,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。她的目光在身边绕了一圈,寻思着紧急时刻该用什么作为武器。

    智泰的手没有落下来,就卡在了半截。

    韩婷婷走了很久没有回来,金哲秀就自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金哲秀的力气很大,大到像要把智泰的手臂掐断一样。智泰支支吾吾哼了几声,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蛮横了。韩婷婷知道,智泰下次来这里,会比这次更过分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只能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哲秀,松手,让他走。”金哲秀发出愤怒的低吼,而预见到智泰低劣品行的韩婷婷则是一腔的无奈。

    电影里哲秀变成了狼人,一口咬死了智泰,才让这个混球消停下来。同时,哲秀在人们的眼里也坐实了危险性高的罪名。韩婷婷不会允许诬陷的发生。

    说来,穿越至今,她其实是第一次遇到危险的对手。

    智泰走后,纯伊靠在墙角,没什么精神。韩婷婷走到她面前俯下腰,问,“纯伊,你有劝你的母亲接受我的建议吗?”

    离开这里,经济上脱离智泰和他父亲的控制,会比现在安全舒适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对我们那么好心?”金纯伊能感觉到韩婷婷是诚心这么说的,但是她实在想不通,怎么会有韩婷婷这样过度为别人考虑的人。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吗?

    韩婷婷摇了摇头,疑惑道,“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?”哎,不能因为她就是个善良的人吗?

    金纯伊又不吭气了,韩婷婷自己接着话唠,“我说过,是因为我想要这间别墅嘛。别多想了。有那个多想的时间,你帮我劝劝你妈啊。乡下房子那么多,比这好的要更多,况且,钱的事,我不是让你们不用担心了吗?”

    她确实是多管闲事的性格。不管有没有哲秀,都一定会帮金纯伊一把的。

    “哲秀呀,我们接着去学习。今天你学会用筷子,你就可以和大家同桌吃饭了。”韩婷婷一把拉过在屋子里呆愣愣站着的哲秀,又在院子里培养他日常生活的技能。

    哲秀会刷牙了,哲秀会自己洗脸了,哲秀会拿筷子吃饭了,哲秀会洗碗了,哲秀能自己洗澡了……每次表扬哲秀,韩婷婷自己心里也有股子得意劲。

    看嘛,她可以把哲秀教好的。

    没得意几天,还是出了点幺蛾子。大半夜韩婷婷睡得正香,金哲秀一仰头,张嘴就啊呜啊呜地狼嚎。

    隔着一个客厅韩婷婷把他的动静摸得清清楚楚。她睡眼惺忪走过去,朝金哲秀头上就是一个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,你是人,不要老是变成狼……要我把你放生吗?”

    你是想当个人,还是想当一只狼呢?韩婷婷魔怔了一样,为这个问题还揉了揉眉头。她是容易钻牛角尖的性格,一点小事也能琢磨那么久。

    金哲秀伸手碰了碰她的头,和她鼓励他时做的动作一样。

    韩婷婷笑着摸回去,说,“呀,这个动作只能我来。”

    金哲秀的鼻子在她手心蹭了蹭,也不知道是哪里学会的,好好的狼,愣是像一只小狗。

    韩婷婷忍着痒说道,“好啦,随便你了。”

    哎?怎么她带着金哲秀就把他养得那么爱撒娇了?

    果然她走的路线就不对,过于温柔了……也不知道哪一天起她就这么的老妈子心态……

    她在金纯伊家住的第十天接到了原身父母的电话,他们找不到她的人影,在首尔差点要崩溃,韩婷婷不得不回“家”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天,金哲秀会和孩子们一起玩,和附近的人家也都相处得很好。韩婷婷想过要不要让刘玉熙帮忙照顾哲秀,最后还是没放心。

    出发那一天临时决定开车带着金哲秀一起去首尔。她给金纯伊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让她们有事联系自己。

    金哲秀在车里坐着,指甲挠着后座的皮质座套,他有轻微的幽闭障碍,在狭小的空间里就极其不自然。韩婷婷原本让他坐在后座,中途停了车,让他坐在副驾上。

    他在车上抖得厉害,韩婷婷就腾手轻轻地拍拍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等到首尔,韩婷婷才真正要愁坏脑袋。

    华川郡那个村子一共几户人家,人口简单。首尔到处都是来往的人潮,现代化的痕迹随处可见,嘀嘀哒哒的噪声从走上马路之后就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金哲秀对现代的都市环境有一种本能的排斥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成为一个人类的第十二天。韩婷婷很自责。

    金哲秀揪着她的衣袖,都快缩在她的怀里了。一个人高马大的狼人快要养成小狗了,都是她的错!

    不过往好处想想……哲秀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变身吧!

    她可是坚实地在为他遮风挡雨……现实一定不会这么残忍的,对不对?

    嘀——

    一辆轿车按着喇叭开过去,哲秀低声嘶吼,磕了药一样脑袋打着颤,一只手还扒着韩婷婷。她低头一看,这小子的手都快按上她的胸了。

    她把这小子的咸、猪、手往下一拍,右手夹住他的脑袋快速地过了马路。

    总觉得……她把哲秀越养越歪了。嘤,狼性呢! 2k小说阅读网 (紫琅文学http://www.zilang.net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桓哲的小说[综韩]改编剧本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[综韩]改编剧本最新章节[综韩]改编剧本全文阅读[综韩]改编剧本5200[综韩]改编剧本无弹窗[综韩]改编剧本txt下载[综韩]改编剧本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桓哲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紫琅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