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二百一十章 倒霉的羊

本章节来自于 懒散初唐 http://www.zilang.net/241/241469/

    “裴寂?虽然我久闻他的大名,但却一直无缘得见,更谈不上认识。”李休当下回答道,同时他也有些奇怪李世民为什么这么问?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据我得到的消息,裴寂在面见父皇时,曾经几次提到你的名字,我还以为你认识他呢?”李世民听到这里也有些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裴寂和陛下都说了些什么事,与我有关吗?”李休再次奇怪的追问道,他与裴寂好像没有任何交集,对方无缘无故的在李渊面前提自己做什么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世民听到这里却是尴尬的一笑,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吞吞吐吐的回答道,“这个……我的人不敢靠的太近,所以也没听清楚裴寂和父皇说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休听到这里立刻明白过来,估计是李世民安插在李渊身边的人偷听到了一些内容,只知道他们聊到了自己,但却没听清聊得什么,李世民来问自己,估计也是想从自己这里打听到一些消息,可惜自己却根本不认识裴寂。

    至于李世民在李渊身边安插人手,李休倒是觉得很正常,皇宫中本来就是个勾心斗角的地方,甚至李休敢肯定,李渊身边不但有李世民的人,肯定也有李建成的人,甚至可能还有其它皇子或大臣的人,可以说李渊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些人关注着,这一点甚至连李渊自己都知道,可惜他却对此没有办法,这也许就是帝王的悲哀吧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李休送李世民回京,只是相比上次,这次宿醉后的李世民却显得十分憔悴,不过精神却还不错,看样子分拆天策府的事对他的打击虽大,但并没有摧毁他的斗志,李渊和李建成想要顺利的从他手中把兵权夺走,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眼看着李世民的背景消失在路尽头,李休这才忽然长叹一声,从李世民的身上,他看到几分自己前世时的影子,虽然前世的他不像李世民这么手握重权,但同样也为了一些利益而不得不面对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,甚至在商场上拼个你死我活,偶尔也会感觉身心俱疲,甚至是遍体鳞伤,但第二天依然要咬牙站起来冲进属于自己的战场。

    想到上面这些,李休也不由得对李世民有些同情,不过随即他又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,自己站在现在的立场上同情李世民,可是在李世民自己看来,他却并不觉得自己可怜,也许有时他会羡慕一下李休的悠闲,但他绝不会放弃手中的权力来换取这种悠闲,可能只有像自己这样死过一次后,才能够真正的看淡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不错,之前大雪带来的乌云也一下子消散了,温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,使得人愈发的感觉懒洋洋的,路面的积雪也早就被清扫干净,在路边堆成一个个雪堆,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雪人,这些都是七娘和承道他们几个孩子的杰作。

    难得这么好的天气,李休踩着碎石路想要去河边走走,路上需要经过衣娘和粉儿她们主仆二人居住的老宅,说起来李休和粉儿的关系虽然不错,但与衣娘相见总感觉有些尴尬,这也使得他们两人也都刻意避免见面,甚至两人见面的次数加在一起,恐怕也不超过十次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两个女人的入住,老宅现在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首先围墙变高了许多,大门也换了一套更坚固的,毕竟两个女人还是要注意安全,里面的房屋也修缮了一番,看样子她们两个真的打算在这里长住了。

    李休看到老宅的大门关着,当下也是松了口气,然后加快脚步想要快点过去,免得见到衣娘两人都尴尬,不过也就在这时,忽然只听老宅的大门“咚~”的一声巨响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撞门,随后就见大门被挤开一条缝,然后一头雪白的动物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休这时刚好走到老宅大门前,距离大门不过五六米的距离,而且两旁都是树,那头动物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,照着他就撞了过来,结果没等李休有所反应,就感觉大腿一疼,随后整个人就被撞的摔倒在地。问题妹妹恋上我

    “咩~”随着一声羊叫,李休这才看清撞自己的竟然是一头羊,全身白毛上带着斑斑血迹,脖子上似乎还在滴血,只见这头肇事的羊也没再看他,叫了一声转身就逃跑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李休搞清楚状况,只见院子里就传来女子的大呼小叫声,紧接着只见两个女人满身是血的冲出院门,当看到门外摔倒的李休时,也一下子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李休看到冲出来的粉儿和衣娘时也是吓了一跳,只见两个女人身上的衣服上染着大片的血迹,特别是衣娘本来的白皙的面孔上也溅着几滴鲜血,看起来甚至有些娇艳,手中还拿着把带血的菜刀,甚至他还可以看到有血珠从菜刀上滴落,好像恐怖电影中的杀人女主角一般。

    “呀~”只见衣娘这时忽然反应过来,当下尖叫一声转身就跑回了院子,因为她没想到自己最狼狈的时刻竟然会遇到李休,这让她本能的感到十分害羞,所以才逃回院子,甚至连手中的菜刀都被她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幸好粉儿的反应比较正常,急忙上前把李休扶起来问道:“李公子你没事吧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两个在杀羊?”李休这时站起来活动了一下,发现只是大腿上有点疼,估计被撞青了一块,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啊,冬天了我想吃羊肉,于是就通过刘大叔在附近村子里买了头羊,没想到羊这么难杀。”粉儿这时有些懊恼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不去找人帮你们杀,光凭你们两个弱女子也想杀羊?”李休听到这里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粉儿道,像猪羊这种大牲口,一般没经验的人还真杀不好,更别说像粉儿这样的弱女子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想喝羊肚汤嘛,结果衣娘姐也说我们连鸡鸭都杀过,杀羊应该也差不多,可是没想到那头羊的力气那么大!”粉儿这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,杀羊杀猪后,帮忙屠宰的人都会把内脏拿走做为报酬,这也是乡间不成文的规矩,粉儿想喝羊肚汤,自然不舍得那点内脏,结果才搞出这么一出闹剧。

    “杀鸡能和杀羊相比吗?”李休听到这里也有些无奈的看了粉儿一眼,和一个小吃货是没办法讲道理的,另外粉儿她们虽然有了炒茶的收入,但因为喝茶的人还不多,所以她们的收入也有限,平时自然也要省着点花,这头羊估计也是她们为过年准备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休也不能坐视不管,看了看刚才羊逃跑的方向道:“那头羊受了伤,应该跑不远,我帮你们去追回来!”

    粉儿还在惦记她的羊肚汤,听到李休愿意帮忙当下也是欢呼一声,随后与李休一起沿着血迹追了下去,结果等他们来到河边时,却发现那头羊正卧在冰面上“咩咩”直叫,看起来有气无力的,估计也没多少力气了。

    当下李休悄悄的踩着冰面靠过去,河上的冰早就结得很厚,村子里的孩子也经常在上面滑冰,所以李休也不担心安全,等到靠近了那头羊后,他忽然伸手抓住它的两条前腿,一下子把羊的上前身提了起来,结果任由这头怎么挣扎也没用。

    当下李休拖着挣扎不休的羊回到老宅,这时衣娘已经洗过脸,只是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,看起来还是有些狼狈,李休看到她也不禁一笑,结果这让衣娘更加害羞的低下头,不过随即又忽然抬起头瞪了李休一眼,看起来还是很倔强。

    帮人帮到底,这头羊虽然已经去掉了半条命,但也不是两个弱女子能对付的,当下他让粉儿帮自己拿过刀,找到原来的刀口再次砍了下去,刚才也不知道是粉儿还是衣娘下的手,刀口十分凌乱,估计砍了不止一刀,而且还没砍到要害,这头羊落到她们手中也是倒了血霉了,还不如被人一刀捅死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李休也算是个半吊子的外科大夫,和屠夫一样都是拿刀混饭吃的,因此下手又狠又准,虽然菜刀不顺手,但还是一刀砍断了羊脖子上的大动脉,这才终于让这头羊解脱了,又帮粉儿她们把羊皮剥下来,免得她们再糟蹋了这么一张好皮子,最后又把内脏取出来,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他帮忙了。

    粉儿这时急忙端来一盆热水,李休洗了洗手就想告辞,不过这时衣娘看到李休也累的满头大汗,甚至衣服也溅了不少血点,当下也有些不好意思,有心想留下他吃饭做为感谢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多谢你帮我们杀羊,不如今天中午就留在这里吃饭吧,也算是我们的一番心意!”幸好这时粉儿也看出了衣娘的意思,当下抢先开口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...  本站网址:http://www.zilang.net,请多多支持本站! (紫琅文学http://www.zilang.net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北冥老鱼的小说懒散初唐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懒散初唐最新章节懒散初唐全文阅读懒散初唐5200懒散初唐无弹窗懒散初唐txt下载懒散初唐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北冥老鱼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紫琅文学